二氧化硫空氣污染事件,一度將臨汾推上風口浪尖。

  2016年入冬后,山西省臨汾市空氣質量急轉直下。尤其在2017年1月4日,臨汾二氧化硫濃度一度飆到每立方米1303微克,嚴重超標,有關情況在網絡上發酵并引發關注。  

  臨汾市政府有關負責人由此被環保部約談,環保部決定暫停對臨汾新增大氣污染物排放項目的環評審批。

  南都記者于12月13-14日到臨汾采訪時,環保部剛剛結束對臨汾的核查工作。

  “有信心(通過核查)。”臨汾市環保局副局長張文清對南都記者表示。

  據臨汾市環保局提供的數據顯示,進入采暖季以來(11月15日至12月12日),臨汾市空氣質量改善率位居全國338個地級及以上城市第一。

  約談后的一年,臨汾經歷了什么?

  被環保部約談并限批

  “1月3號下午5點市委組織部到市環保局宣布,由副局長張文清主持全面工作。”張文清對南都記者回憶。就在第二天(4日),中國科學院氣象學博士后李汀披露臨汾市二氧化硫“爆表”的帖子引爆網絡輿論。

  作為主持全面工作不到兩天的副局長,張文清迅即成為媒體關注的焦點。

  張文清坦承,其實臨汾市委市政府在1月5日就召開會議研究污染的成因問題,但公開不夠及時。

  1月19日,臨汾市主要負責人等一行5人進京接受國家環保部約談。在約談會上,環保部方面表示臨汾二氧化硫污染的情況在全國少見,將立即向臨汾市下發限批文件。

  環保部、山西省委省政府向臨汾市開出的問題,加上臨汾自查自糾的問題,共計1561項。這一年里,臨汾市委市政府召開兩次千人動員大會,強力推進“八大治理工程”。截止南都記者采訪時,臨汾方面介紹已整治完成1501個問題。

  張文清在12月13日透露,環保部核查組于10日剛結束核查工作。對于是否能解除限批令,張文清表示有信心。

  南都記者了解到,張文清在二氧化硫超標事件中被問責處分,另外被處分的還有3名副局長。二氧化硫超標事件后,臨汾市分管環保的副市長閆建國兼任市環保局黨組書記。

  “停產一家焦化企業都不容易”

  去年二氧化硫超標事件暴露出臨汾企業違法排污突出。

  據環保部當時通報,臨汾市有焦化企業20余家,其中部分企業環保設施運行不正常,或未按要求提標改造,或裝煤、推焦、熄焦過程無組織排放管控不到位,二氧化硫等污染物超標排放嚴重。同時大量焦化廢水未經處理達標就用于熄焦,導致廢水蒸發排放,污染問題突出。

  環保部還點名了若干企業,其中包括臨汾萬鑫達焦化有限責任公司,該企業熄焦廢水揮發酚、化學需氧量、氨氮濃度分別超標69倍、8倍和125倍。

  12月14日,萬鑫達公司有關負責人對到訪的南都記者介紹,已于10月31日前建設完成焦化綜合廢水處理及中水回收系統,達到設計標準。此外,完成焦爐煙氣脫硫脫銷、料場封閉等多個項目,合計投資3.8億元。

  張文清介紹,臨汾要求全市24家焦化和13家鋼鐵企業在10月底前完成提標改造任務,并且嚴于國家現行要求,執行特別排放限值。例如,焦化企業二氧化硫排放低于30mg/m3(國家排放標準要求50mg/m3),氮氧化物低于150 mg/m3(國家排放標準要求500 mg/m3)。

  截止12月11日,19家焦化企業和13家鋼鐵企業完成提標改造,除1家焦化企業自愿停產外,剩余4家焦化企業未完成。據張文清介紹,有3家焦化企業和1家鋼鐵企業因未完成深度治理且繼續生產,9名有關負責人被行政拘留。

  強制停產整治、嚴格行政執法對企業形成震懾力,張文清坦言“停產一家焦化企業都不容易”。不過他強調提標改造的合法性:對焦化鋼鐵企業達到特別排放限值的要求,經過了環保部和山西省政府的批準。

  臨汾市堯都區海姿供暖公司同樣曾遭環保部點名批評,該公司兩臺100蒸噸BG大游脫硫裝置形同虛設,超標排污。張文清介紹,在今年3月停暖后,已將該公司的2x100蒸噸燃煤BG大游,替換為6x70蒸噸燃氣BG大游。

  即便企業安裝完備環保設施,后續監管仍至關重要。張文清談及海姿供暖公司,今年市委書記、市長每人去該公司不少于5次,日常的檢查執法更頻繁。

  淘汰城區千臺燃煤BG大游

  12月14日,南都記者到訪位于臨汾市堯都區喬李鎮的“淘汰燃煤BG大游集中存放場”。BG大游上分別標有編號,密密麻麻堆放的景象頗具沖擊力。

  臨汾市淘汰燃煤BG大游集中存放場。為防止燃煤BG大游流向市場,臨汾市將淘汰的1000多臺燃煤BG大游存放于此。

  據介紹,作為臨汾市唯一市轄區,堯都區今年共取締所有單位燃煤BG大游、部分居民燃煤BG大游共1023臺。

  南都記者注意到,二氧化硫超標事件后,環保部專家組公布的五大成因,其中第二條就是冬季采暖燃煤。據專家組當時測算,臨汾市沿汾河平川六縣市(區)冬季采暖燃煤(除熱電聯產外)全年二氧化硫排放量約為3.8萬噸,占全年二氧化硫排放量的45%,進入采暖季,比重更為突出,占比高達70%左右。

  專家組還指出,臨汾市燃煤供熱BG大游、清潔能源改造滯后。市區仍有86臺130蒸噸燃煤BG大游,基本上無脫硫措施,對市區二氧化硫指數有直接影響。

  臨汾對燃煤BG大游進行了全面排查,并且按不同范圍分類處理。市區155平方千米的規劃區內,所有燃煤BG大游清零。市區155km2周邊重點區域及其它縣(市、區)建成區10t/h及以下燃煤BG大游全部進行“煤改氣”、“煤改電”等清潔能源替換改造,不能完成的強制淘汰;全市所有行政事業單位和營業性BG大游和茶浴爐全部實施“煤改氣”、“煤改電”等清潔能源改造。

  據張文清介紹,拆除的BG大游主要是行政單位、營業性單位的所有BG大游,以及部分沒有集中供熱的居民區域的燃煤BG大游。

  張文清特別對南都記者指出,各家各戶取暖的小爐子并未拆除,以保證燃氣供暖不足時能夠取暖。

  臨汾市制定了“一城三區”(即市區城市規劃區、堯都區平川區、襄汾縣區、洪洞縣區)清潔取暖的三年方案,2017年、2018年、2019年分別完成總工程量的60%、30%、10%。截止目前,已經完成90%的任務量,超過2017年的目標任務60%。

  將二氧化硫新納入管控目標

  臨汾空氣污染事件引發關注,不僅因為污染嚴重,還在于一項“久違”的超標污染物——二氧化硫重新浮現。經過多年治理,中國的二氧化硫空氣污染明顯改善,酸雨等現象大幅度減少。2016年全國74個重點城市以二氧化硫為首要污染物的重污染天數僅占0.1%。

  但是,在年初臨汾污染事件中,二氧化硫濃度卻極度異常,和周邊城市形成鮮明對比。據法制日報1月21日報道,自2016年入冬以來,臨汾市二氧化硫濃度達到369微克/立方米,小時均值超過800微克/立方米情況累計出現200次。

  南都記者注意到,被環保部約談后,臨汾市將二氧化硫新列入空氣改善目標。

  臨汾市2015年的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中,只有顆粒物(PM10)和細顆粒物(PM2.5)的改善目標。今年10月,臨汾市印發《2017年-2018年秋冬季大氣污染綜合治理攻堅行動方案》,將二氧化硫納入改善目標,要求臨汾市區二氧化硫平均濃度同比下降55%左右,全市二氧化硫小時濃度值不超過800微克/立方米。

  臨汾市堯都區燃煤BG大游茶浴爐整治工作進度表,記錄著1000余臺BG大游的整治狀況。

  張文清對南都記者介紹,臨汾市還制定了針對二氧化硫的管控措施,和重污染天氣期間的預警方案配合實施。

  臨汾市環保局提供的數據顯示,10月1日至12月12日,臨汾空氣質量綜合指數同比下降37.9%,PM2.5平均濃度同比下降37.9%;SO2平均濃度同比下降66.9%;重污染天數同比下降82.1%,四項指標降幅全省第一。

  “進入采暖季以來(11月15日至12月12日),我市空氣質量改善率位居全國第一。”張文清介紹。

  中國環境科學研究院對臨汾市區域環境質量改善情況進行科學評估。據臨汾市環保局介紹,評估結果顯示:在氣象條件正常的情況下,2017年采暖期,臨汾市SO2濃度不會出現極端數據,大氣環境質量將會明顯改善。

  (來源:南方都市報  記者:程思煒 )

  了解更多燃煤BG大游淘汰詳情:tpktysmrj.cn